• 去年,拦车救狗事件发生的时候,我秉持的观点是“中国那么多人等着救,你们不救,还去救狗!”

    当时的我不会想到,今年,我会跟同事在办公室就一篇宣称“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受苦人没有真正获得宪法权利,你忙着给鲸类争取什么人权呢?”的文章而辩论。

    这都是因为黑熊事件后,我为了操作选题,而看了一本名为《动物非物:动物法在西方》的书,对动物伦理和西方的动物法有了粗浅的了解。

    在1970年代的欧美,几乎没人认为如何对待动物是一个值得慎重考虑的问题,这点与今天的中国非常相似。动物保护只是爱猫爱狗人士的闲情逸致,人们有更多重要的事值得操心。这种情况在欧美已经改变,但在中国,才刚刚进入公众视野。

    关于动物保护,首先要厘清的就是对动物的分类,具体包括:野生动物(世界各国已达成共识并立法)、驯养类动物(宠物、饲养动物。

    宠物中争议最大的一点就是,宠物是属于人的财产吗?最常见的虐待宠物的说法就是,它是我买的,是属于我的财产,我爱怎样就怎样。但经过科学上论证——生物实验证明宠物具有跟人类相同的感情和痛苦后,这点就逐渐被人类所接受,即虐待宠物是不道德的。
    那么,最棘手的就剩下——饲养动物,即为满足人类的食物链需要而大量圈养的动物。他们是否具备痛苦感知和动物福利?
    人类经济发生到工业化程度后,就用工业化的方式来圈养动物。我们知道的麦当劳的虐鸡案,所有鸡在暗无天日的房子里,无法站立等等。这些就催生了对工业饲养的思考,瑞士、德国都禁止这种养殖方式。英国在60年代通过法例,规定了圈养动物的所谓动物福利最低标准,包括能转身、躺卧、站立、舔舐自己等基本生存要求。

    由于人类社会复杂的习俗和饮食,如何对待饲养动物,一直是一个难题。也成为反动物保护者攻击动物保护者的利器——你们不是要保护动物吗?那为什么还吃动物呢?

    在我看来,动物伦理,就像人类社会进程中每一个新出现的道德命题一样,都面临一个出生、争论、尝试、定论的过程。今天我们的智识和经验限制了我们,但不代表这个问题就不可以尝试解决。

    当出现反对动物保护的人时,我希望自己每次都有勇气说,我不同意你的观点,我可以告诉你基本的动物伦理常识。

    因为这世界一点点的更新,我们只有让自己的世界变大,才不至于变得越来越狭隘,越来越蠢。

  • 早上开会时大伟哭了。作为一个跟他不算熟的同事,我拍了拍他的手臂。

    我们成长时是否也这么痛苦呢?

    某一瞬间,我有些厌恶用成人世界的规则来要求他们。

    但这世界的规则,并不是由我来规定的不是吗?

    昨晚看的电影《改编剧本》,巧合地说了成人世界的事。

    如图所示,一,你和另一个你永远在博弈,另一个完全不像你但又那么真实的你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二,成人后我们就开始寻找伊甸园。但往往只是幻象。

    三,我们如何面对陌生人。就是我们如何处理自己。

     

  • 《羞耻》。纯粹是为了看凯瑞穆里根的。

    《双赢》,好看。

    《美国美人》。斯贝西大叔,我来晚了!!萨姆门德斯发力太狠,以后的《革命之路》等等均赶不上了。

  • 2012-01-02

    新年好

    2012它快些来吧,我们就可以去坐船了。

    图片作者evenmaster

  • 《独立,从一个人旅行开始》,新井一二三。

    读的第一本新井一二三的书是《我这一代东京人》,好像是09年。那时我是陈冠中的狂粉丝,受陈影响,只要是“我这一代XX人”都想读。那本书偏文理,没有这本书好看。这本书中,新井一二三还是“小三子”时,在北京混的摇滚岁月,实在太带劲啦!还有书中讲到旅行的意义时,那句“当我回来时,东京还是那个东京,我却已不是原来的我”相当击中我。

    《巴黎隐士:卡尔维诺自传》

    到了一定程度,你就可以确定——这个作家是我一辈子都会喜欢,一辈子都会读的作家。卡尔维诺就是这样一位。

    《到灯塔去》,伍尔夫。

    按照《巨流河》中列的“英文优美的小说”而选择的书之一。比《黑暗之心》好读多了。PS,《黑暗之心》我竟然觉得中文版比英文版难读很多。。。

    《知识分子与大众》,约翰·凯里。

    自以为是时拿出来读读。人总是被自己的偏见影响。

    《陈丹青归国十年油画速写》。

    挺好看的,但陈丹青还是说得更好,比写得好。

    《在路上》,凯鲁亚克,何颖怡译本。

    我已经有两个内地版本的了,英文企鹅版的也有,但在微博上看见有人推荐这个译本好得不得了,于是在方所又失心疯地买了这本。我的封皮是绿色的。这个译本的序言和企鹅版一样,都是安·查特斯写的,写得棒极了,让人热泪盈眶。

    《沉浮与枯荣:八十自述》,江平。

    文科生切忌不读史,一点一点积累吧。

    《也同欢乐也同愁》,陈流求、陈小彭、陈美延。

    陈寅恪的三个女儿写的回忆父母的文章,感人至深,一夜读完,好书。

    《奥丽芙·基特里奇》,伊莉莎白·斯特劳斯著。

    用短篇的结构写长篇。人物、故事就不说了,其中对自然风物的描摹非常细致,海水、枯木、诊所的恋人。

    《流动的盛宴》,海明威。

    现在才读这本书简直有点不好意思。海明威去世前几年写的回忆年轻时巴黎生活的文章,一贯的节制之下,又是一代人不复现的生活。

    《我们仨》,杨绛。

    相信我,读了这本书你一定会非常非常讨厌杨绛。

    《五号屠场》,冯古内特。

    好看。

    到目前为止,我每读一章,都是抱着冲刺的态度。以我的愚钝,至今没读出伟大来。

    《天工开物·栩栩如真》,董启章。

    太喜欢董启章了,这是今年读小说最大的收获。在《大方》上看过一篇董启章的短篇,主题和手法都跟这本近似,但冲击力远远不如。看来长篇才是作家的实力所在啊。

    下半年读书明显减少,mark一个。